最特别的存在。

JackPOON:

林肯纪念馆,美国华盛顿。摄于2012年7月。

林肯纪念馆位于摩尔区Mall西角。从华盛顿纪念塔和国会大厦即可望见馆内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雕像。像高5.8米,由28块白色大理厂砌成。林肯纪念馆庄严俨然如一座神殿,以36根大理石圆柱支撑,于1921年建成。“36”象征着林肯被暗杀时(1865年)加入联合众国的州数,最后加入的阿拉斯加及夏威夷二州的州名则刻于阳台之下。在柱顶有48朵花环雕饰,代表1922年纪念馆落成时美国的48个州。纪念馆长约200英尺(61米),宽132英尺(40米),高80英尺(24米)。 馆的内壁上刻着林肯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的内容“民有、民治、民享”(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每到夜晚,馆内外灯火通明,气氛庄严。

建筑师Henry Bacon设计了林肯纪念馆,雕塑家Daniel Chester French为纪念馆制作了巨大的林肯塑像。Bacon着眼于以华盛顿纪念碑为中心使纪念馆于东侧与国会大厦成对称之势,并相应地为纪念馆设计了36棵巨大的多利安式(Doric-style)立柱,为“国家林荫大道”(the National Mall)的最终形成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广州老表•LoFoTo:

你知道吗?

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

可是最后遍体鳞伤,

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

听着李玖哲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想起了这段当年看艋舺让我差点落泪的话

East Ferry, New York,   9.26.2014

图虫:广州老表

                                                                 

小晨在冰岛:

建在山头上的Hallgrímskirkja-哈尔格林姆斯大教堂是雷克雅未克市区的最高建筑,几乎从城市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有如天空中的北极星一般可以给人指明方向。

乘电梯到教堂顶楼,可以一览雷克雅未克市区全景。下面五颜六色的小房子,在天气好的时候真是怎么看怎么爱。

雷克雅未克果然还是小的,从这里都能看到自己住的房子。

豆瓣 | 新浪微博 | LOFTER ART | Instagram: xxiaochenn

一个人的京都(十三)

安孜:




茶碗坂上人流熙攘。天气炎热,汗水渐渐让手指粘滑,对焦和按动快门时不觉有些紧张。


 


但也许这紧张是来自长久以来内心的不安定感。站在京都八月的艳阳下,身边走过的都是陌生的面孔,操着我所不能知晓的语言。故乡和至亲远在数千公里之外,曾经熟悉的生活与全部的回忆已经湮没在时间的流逝中。眼见世间无定,多少次心生惊惧,那些曾经以为亘古不变的,瞬间就幻化为了不再相识。


 


作为一条蜿蜒起伏的商店街,茶碗坂上林立着大大小小的店铺。许多店铺售卖京都本地的手制瓷器,京都名物清水烧茶碗尤其多,便是这条街名称的由来。日影斑驳,透过搭在屋檐下的竹帘洒落下来。眼前精美的手作工艺历经时光考验,和数百年前一样,发散出静谧风雅之美。


 


也许我的动荡感太过牵强。世间确实常存变局,但也必有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永恒之物。就如这些开在曲折小巷里的古旧店铺,历经千百年,依然以沉静安然之心来制作与售卖。


 



我的咖啡之旅(一)

mola很懒:

前段时间有个很火的请客喝咖啡活动,应该是始于facebook上一个小伙子的创意。他觉得我们现代人的生活几乎完全被社交网络绑架了,可以在facebook或者twitter上列出几百个朋友却好几年没在实际生活面对面过。于是本着删掉一个朋友不如请他出来喝杯咖啡的想法,他开始去找这些伙伴们谈天说地,用最原始的交友方式重新认识一遍。我很赏识这个做法,也佩服小伙子能约到朋友的能力,就想自己也尝试看看到底能挖几个朋友出来。把上海作为试水的一站,无疑是距离杭州近朋友又多,可以一口气完成好几波的咖啡之邀。


今天,2014年11月19日13点27分,我乘坐K538次列车真正开始了这次行动,换个活泼点儿的词吧,咖啡之旅。并且你没有看错,这班列车是K字头的,既不是D也不是G,这就意味着这是趟“快车”,说来也是讽刺,早年的快车在当下是最慢的一班列车。谁让我现在多的是时间少的是金钱呢,我不介意花2个多小时去上海但是很在乎70多块的高铁票,相比之下快车的硬座,还是带空调的硬座哦,才24.5元,相比之下还是很划算的吧。







检票进站还是一如动车高铁的常规现代化,看到列车的时候还是不禁默默的内心OS了一下,我还真当是绿皮火车呢,这明明是红白皮的呀,也对,人家好歹是快车,比起绿皮也是要高档些的。这趟列车从南宁始发,终点就是上海南,因此我上车的时候已经有好多旅客已经“占据一席之地”,尽管如此我从上车到入座还算顺利,只是跟已经坐在我位置上的人小小沟通了下,完全没有前同事说的那般可怕。


之前的同事听说我买的是快车后,可是危言耸听地告诉我,“别看你买的是硬座票,你根本就没办法挪到你的座位,过道上会挤满旅客和他们的行李,当年我从杭州回绍兴的时候可是站了一路呢。”


“呵呵,你当时是春运高峰吧。”我也是很不屑地识破她的夸张。


“你怎么知道?”你还好意思反问我?


“朋友,这年头坐快车的不多了,还是这种近距离的。要么是一群屌丝要么是一群文艺青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人类大迁徙买不到票了呗。”我拍拍她的肩膀回应道。想我也是走南闯北,这点常识和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嘛。


尽管如此,这个有陈旧年代感的列车还是有很多不便。比如相邻的座位没有扶手相隔,这直接就导致了座位大小的分配不均,尤其是当你的邻座还有大包小包的情况下,总不好意思跟小学生一样来句,同学你过三八线了,挪过去点行不。在加上隔壁的阿姨一上来就热情得跟我聊天,我也不好说什么,就默默地把书包放到了地上。其实看看周围的旅客也觉得自己矫情了,谁不是把行李就地一扔的呀。


阿姨跟我聊了新东站的建设又说老城站也得改造改造了,不过成本也大,那边就剩下些长途的火车停靠了。又很投缘的发现我俩在杭州住得还挺近,只隔了两条马路。阿姨是去上海看儿子的,打算搬过去跟儿子一起住,但自个儿呢又觉得杭州人少清静些适合养老,年纪大了两头奔波也挺不方便的。她又问我去上海是上学呢还是出差,我犹豫了下还是觉得这是个选择题不方便答成主观题,就说出差呀。“哦,你看着挺小的呢,以为你还在读书。”最喜闻乐见的事,就是被别人夸年轻。“那你们出差有报销的吧,怎么不坐高铁呢?”好吧,阿姨你知道的太多了,这是逼我要简答题了吧。“我就去上海玩玩啦。”我这现状是挺难向别人解释自己到底是干嘛的,应该听朋友建议去印个个人名片吧。


列车到上海南站的途中停了两处,海宁和嘉兴。在海宁停靠时,睡了一觉醒来还在海宁。阿姨困惑地问“这是要晚点了吧,还是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广播也不通知个情况。”这会儿我才注意到,好像至今还没听到列车有广播呢,也是因为周围人一直在交谈,并且列车行驶过程的噪音比较大,根本不会在意有没有广播的存在吧。虽然列车在海宁停靠了足足有30分钟,我依然执着地相信这就是常规经停,还安慰阿姨这是正常的,要让别的列车先过吧。直到过了嘉兴,终于官方给了广播提示,列车就是要晚点了,说好的3点半到达推迟到了4点。其他倒是无所谓,我就怕遇上晚高峰挤地铁不好受。


快到站的时候,阿姨说她坐3号线问我坐几号线,我说不知道等我查查。我想她一定认为我这人特别不靠谱又迷糊,要不然怎么会直到下了火车还好心的问我句,这会儿知道坐几号线了吧。我觉得阿姨挺热心的,要是我再回答不知道她一定要尽地主之谊,领我去目的地了。